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全职高手/周江 ] Liar.

秋山:

Liar.












*AU架空 调查组组长周×情报贩子江


*一个无聊的老梗


*一切美好属于角色 一切OOC和bug属于智障lo主


*涉及S市的描述是剧情所需的私设 请勿代入真实的S市谢谢^ ^










冬天的S市有种很邪乎的阴冷劲。




刁钻的风钻进风衣领口,针扎似的寒意瞬间就沿着神经蔓延至全身,一路冷到骨缝里去。长风衣过于强调版型和设计,在保温方面反倒做的马马虎虎,最后一丝体温也依依不舍地散在风里。周泽楷轻轻哈了口气,线条精致的小半张脸埋在柔软的围巾里,试图借着这一星半点暖意再多撑几秒。




好在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很快就隔着门由远而近地传过来,比扑面而来的暖意来得更快的是江波涛轻快的声音,“外面很冷吧小周,快进来。”




周泽楷抿着唇,半晌才没头没尾地接一句,“又换地方。”他声音是极动人的,又不知是不是刻意压得很低,抱怨的字眼反倒带出几分责怪之外的意味来,钩子一样挠在江波涛心上。江波涛不好意思似的摸摸鼻尖,一双明亮眼睛弯出个笑模样,“我这样的工作不勤换地方,那可是要被人灭口的。”




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江波涛也不再抛话题过来,顺手接过他沾满寒气的风衣挂在墙上——这就是江波涛的聪明之处了,人际关系间微妙的分界线他踩得丝毫不差,亲昵而不失礼,体贴而不殷勤,是恰到好处的舒服。




房间不大,只在正中放了张巨大的办公桌,桌面上三个显示屏摆了一圈,像个积木搭起来的微缩城墙,将座椅的位置包围的七七八八。江波涛绕过去打开最上层的抽屉,在一叠牛皮纸信封里翻找着。周泽楷就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等,眼神毫不掩饰地直勾勾挂在江波涛身上。那人今天穿了件浅色的毛衣,和他身上这件是类似的款式,细密的针脚看着就让人无端地生出些暖意来,衬得江波涛整个人看起来都柔软而温暖。




“喏,这份是小周你之前要的调查报告。”江波涛终于从那一沓信封里翻出他要的那一个,又从抽屉最上层抽出张S市地图一同递过来,附带一个意味不明的狡黠笑容,“简而言之,这个人确实最近在S市市内活动,我黑进了他常去的几个藏身点附近的交通摄像头,差不多能确定,”他修长的手指从毛衣袖口里探出来一节,轻巧地在地图某个位置上画了个圈,“至少小周你来找我之前他还在这附近。”




周泽楷道过谢,抽出报告大致扫过之后便打算离开。这案子轮回跟进了小半年,人证物证样样俱全,从犯也都已经陆续捉拿归案,无奈主犯反侦察意识强得惊人,在附近的几个市之间躲躲藏藏地流窜,杜明他们几次带队都扑了个空,案子陷入一群人白忙活的僵局。而现在江波涛给他的这份报告给这尴尬的局面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突破口,所以周泽楷一分都不想耽搁。




“一起去?”江波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外套,两只手忙着折腾他那条周泽楷同款围巾,一圈又一圈缠上来,声音就被厚重的毛线过滤了若干层,语调听起来格外模糊而柔软。周泽楷偏头看他,撇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正好在那边约了其他的委托人见面,小周就当做好事捎我一段路呗?”




借口蹩脚,听起来特可疑,偏偏语气又不能更真诚。周泽楷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天知道他对江波涛那种勾着笑意的眼神真的没什么抵抗力。




所以无解的枪王选择投降。










“前面巷口左转。”




地方很偏,是智能导航都不大导的清楚的一片旧城区,生活的痕迹倒还是很重——洗得发白的衣服搭在摇摇欲坠的竹竿上,一整条街像是挂满了褪色的旗帜。偶尔有人从积了一层油烟脏兮兮的小窗户里探出半个头来,面色不善地望着这辆崭新的、全身上下闪着人民币光泽的高级轿车。周泽楷在至多只能容得下一辆车通行的窄巷里小心翼翼地打着方向盘,生怕一个不小心让车身挂倒了路边那一排糊满了污迹的破旧凉棚。




他认真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抿唇,眉心微蹙,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却淬着刀刃一样的锋芒。副驾驶上不太称职的人工导航江波涛就忍不住总是偷眼去瞧他,咬着下唇将些许笑意压在呼吸声里,那笑意却又不受控似的从目光里涌出来。




“交通探头的摄像范围差不多就到前面三四个街区的地方,”江波涛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叠的很小的地图,展开了给周泽楷看上面画着的几个红圈,“这是附近几个摄像头的摄像范围。今天凌晨的时候三号摄像头拍到了和他很相似的影像,但其他的摄像头里并没有拍到他离开,所以基本可以锁定空白范围内的这几栋楼了——看样子他应该也研究过这几个摄像头。”




周泽楷点点头,方向盘一打,七拐八拐进一个无人的死胡同里,才干净利落地熄了火。江波涛伸手去开副驾的车门,却被对方伸手拦下了,“江...在车里等就好。”




“...好吧,那小周你注意安全。”江波涛倒是意外地没怎么费劲去反驳,将手从车门把手上收回来揣进兜里,窝在座位里看起来乖巧无害的不行,笑容里却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眼底有微妙的光芒一闪而过。










事情进展得比周泽楷预想之中更顺利些。他转过第三个街角,找了个从附近几栋楼上看不到的死角位置藏着,没过几分钟,折腾了轮回上下好几个月都遍寻不得的猎物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从他眼前晃了过去,甚至都没有留心一下周围环境,便毫无戒心地走进了对面的废弃小楼里。




时间紧迫,再多犹疑也只会错失机会。




他隔着几米不留痕迹地跟上去。沿着台阶只走了几步,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布满灰尘的楼梯上有明显的脚印,痕迹却不新鲜,安静的楼道里也丝毫捕捉不到对方的脚步声。周泽楷见多了这种把戏,身体几乎是本能地做出防范的反应,然而就在他转身伸手拔枪的当口,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经对准了他。




目标从他身后楼梯口的门后晃身出来,一脸煞有介事的笑容,举枪的手丝毫不见颤抖,“周队的警惕性未免也太差了。”




周泽楷蹙着眉,面上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试图在不被对方察觉的前提下在狭窄的台阶上移动到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他惯了使双枪,现在另一把还藏在他风衣的内兜里,所以即使对方要求他放弃手里这一把,也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衣着狼狈的男人从喉间挤出个低哑而短促的笑来,声音砂纸一样刺耳,“少他//妈给老子耍花样。把你手里那玩意关上保险扔过来。”他扬扬手里的枪,对准了周泽楷额头。




“本来打算抓你手底下那几个小毛头回去的,没想到一来就是条大鱼。所谓的轮回事务所——不就是重案三组,搞个这么花里胡哨的代号骗谁家小屁孩啊?”男人一脚将周泽楷的枪踢到角落里去,从怀里掏出个皱巴巴的牛皮纸信封来,扬手扔到周泽楷脚下。那信封的样式他再眼熟不过了,但周泽楷面上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连个掩饰动摇的眨眼都懒于施舍。




“不过情报倒是够贵,可算砸了老子一笔血汗钱。”对方看他没什么反应,还颇有点失望地翻了个白眼,继续骂骂咧咧,“卖情报的那帮人个个都精的什么似的,尤其那个什么无浪,心可真够脏,开口就说轮回是他重要的客户,非得要出更高的价格才肯拿出来这么点东西。”




周泽楷目光一凛,他站得高几级台阶,还勉强能看到楼道口对面的巷子。刚刚还做出一副乖乖在车里等他的样子的江波涛站在巷口,十几米的距离却像是隔了大半个世界,看不太清楚表情,但依稀能辨出他所熟悉的那个笑容。




——江波涛甚至还颇有些闲情逸致地远远冲他挥了个手,计谋得逞的样子倒真像极了只骄傲而狡猾的狐狸。




男人嗤笑道,“那家伙说加点价就能把你骗过来我还真不太信。没想到堂堂轮回队长这么相信别人,比街上三岁小孩还好骗——哈哈,这钱花得倒也不算太亏。”




不是别人。周泽楷在心底嘟囔了一句,江才不算别人。不过他一向都是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心里的那点儿吐槽到底还是没流露在脸色上——说到底这世上能从他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里读出篇小作文的人,也就那么一个而已。




一辆轿车缓缓从另一头拐进窄巷里,听到汽车引擎声的男人反倒更加镇定了些。他一边全神贯注地监视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一边缓慢地朝着楼外一步步倒退着,每退一步便用眼神示意周泽楷下一个台阶。




那人还没退出几步,后心便抵上了冰冷的枪口。刚才还站在巷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似乎做好了坐山观虎斗的准备的江波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男人得意洋洋的神情变得僵硬,面部肌肉扭曲成狰狞模样,本能驱使着他惊慌失措地回过头去看,手上却是下意识地扣下了扳机。周泽楷几乎是同时三两步跨过剩余的几阶台阶,捉住男人的手腕将枪口硬生生拧到一旁去。




没有子弹。




只有枪膛发出徒劳的咔嗒声在楼道里回荡着。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利落地将人一把按倒在地上,才慢悠悠地退到一边去,伸手从口袋里摸了一把子弹出来,摊在手心里递到人眼前,“你自己都说过了,不要太相信情报贩子啊。”




他声音轻飘飘的,羽毛一样打着转飘落在周泽楷耳边。“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江波涛,轮回副队长...”他带着笑意的话音顿了顿,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代号,无浪。”




小轿车一脚刹车停在楼前,吴启和杜明分别从两侧车门里跳下来,三两下将人铐住了,一人一边扯着胳膊就往车上带,“方哥他们已经把他同伙拦下带回去了——这队长和副队出马就是不一样。要不要带你们一起回去?”




江波涛摆摆手,“小周开车来的。”




那两人一副心照不宣的了然神情哦了一声,周泽楷和江波涛倒也早习惯了队友们的日常调侃,一副秀恩爱秀得光明正大的样子,目送两个队友将捉拿归案的嫌疑人塞进车后座上,缓缓驶离了他们的视线。




周泽楷这才偏头去看身旁的人,伸手去捉了他手腕,“子弹,什么时候的事?”




“啊?”江波涛后知后觉地对上他目光,十足十的无辜模样,“哦...就那天他来找我拿情报的时候,趁他不注意偷偷换了个空弹匣进去。谁知道他会不会狗急跳墙朝着你开枪啊,防患于未然嘛。”




周泽楷眉梢眼角展开个好看的笑,另一只手比了个手势,修长的食指抵着江波涛心口的位置,眼底里盛着的温柔化都化不开,眼睛眨一眨,那丁点光芒仿佛就要化作漫天的星子,从眼角扑簌簌地落下来。




“抓到你了。现行犯。”












Liar.  -END-








又名反派死于话多(并不




其实早就已经在交往的两个人w


一个特别失败的叙诡尝试 对不起我总是会跑题到他俩秀恩爱(...)


所有的bug都只能用这是个双向陷阱来解释 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写推理 本单位太适合经典的侦助设定了 来个暴风雪山庄模式还能看他俩在荒郊野岭的城堡里约会(不是



评论
热度 ( 127 )
  1. 秋山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