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全职高手/周江 ] 离去之原.

秋山:

离去之原.








*文题译自りぶ - 《サリシノハラ》


*OOC 有私设








快傍晚的时候他终于理好了行李。他在轮回这么些年,半边根早已扎在S市,走的时候反倒不知道该带什么,回家倒像是短途旅行,总错觉自己只需囫囵塞几件换洗衣服在背包里,过几天自然又会回来。拖拖拉拉拾掇大半日,最后也只有架子上两个黏土手办,他实在喜欢得很,非得带走才行。




手办是八赛季夺冠时候趁热打铁出的周边,金发的神枪手风衣飘飘,低垂着好看的眉眼近乎虔诚地吻上碎霜枪口,身侧站着长发如瀑的魔剑士,手中的天链半出鞘隐隐泛着凌厉寒光。更精致些的周边也不是没有过,但他唯独喜欢这一对——时光会在周泽楷和他身上留下痕迹,操作会变慢,意识会变迟钝,但只有一枪穿云和无浪永远不会老去,荣光加身的模样永远鲜活如初。他小心翼翼地将玻璃罩子下的一枪穿云托在手心里取出来,又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刚刚老气横秋的想法很可笑。二十六七岁的年纪,放在哪个领域里都还称得上是青年才俊后生可畏,偏偏被这个吃青春饭的圈子磨出一副七老八十的退休老大爷心态来。退役不比退休,他江波涛也不可能就此过上侍弄花草树木白天打打太极傍晚遛遛狗的闲适日子,职业圈里经历了一轮日升日落生老病死,一回头却发现漫漫人生路其实才刚刚开个头。




他又将无浪取出来,肩并肩地同一枪穿云整齐地码放在盒子里,心底里这才生出些退役的实感来。十四赛季轮回一路领跑最后强势夺冠,赛后记者会他和周泽楷一起捧着冠军奖杯冲着镜头笑得开怀,转头就笑嘻嘻抛下这么颗重磅炸弹,语调轻松仿佛谈论天气。周泽楷当晚在轮回粉一片不舍的哭天抢地声里发了条微博,向来能发表情就绝不打字的枪王破天荒发了个九宫格,认认真真配了句,一直以来谢谢你。末尾还加了一个郑重的句号。




第一张是江波涛刚刚转会来时候方明华一手揽一个的合照,十八岁的江波涛额头上爆了颗无伤大雅的青春痘,头发剪得干净又清爽,对着镜头笑得眉眼弯弯。那时候周泽楷也还没学会镜头下的标准化营业微笑,只微微抿着唇角,眼神却是温柔的,是实打实的开心。中间一张是第二届世邀赛轮回全员去送机时候吴启抓拍的,穿着国家队队服的江波涛顺手替周泽楷理好衣领,周泽楷侧着一张线条精致的脸,眸光低垂,隐约落在江波涛领口。背景板是怎么都不肯规规矩矩穿队服外套,非得披在肩上制造衣角翻飞的效果耍帅的孙翔。最后一张是昨天刚拍好的,两个人捧着轮回第四座奖杯,彩纸碎屑在发间隐约闪烁,托着奖杯底座的指尖几近相抵,定格成能解读出几分缠绵意义的样子。




转发里齐刷刷一排队形,你就是我的荣耀。江波涛看了也只笑笑,到底是粉丝们情怀所致刷出来的东西,当不得真的。周泽楷一向是个习惯藏锋的人,他反倒不愿听别人这样评价对方了。周泽楷少年天才,出道不久就封神,总有人觉得他天分都是天上掉馅饼般白白捡来的,却只有江波涛见过周泽楷复盘到深夜,一个微操练上百次不容许一丝失误的样子。他们成就了对方,却也都有自己的荣耀和骄傲,构不成从属关系。他想了想,飞快地在转发里敲了句,也谢谢你呀小周,句尾配了个温温柔柔的笑脸。




唯独一件事是他可以确定的——江波涛可以毫不犹疑地断言,他的青春就是和周泽楷并肩的青春。




他心满意足地将手机揣回兜里,一手抱着手办箱子一手拖着行李往外走。夏休期第一天轮回大楼里已经差不多撤了个干净,轮子轧过瓷砖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亮而空旷。他想起他曾经在无数个深夜和周泽楷一起从备战室一同沿着这条走廊走回宿舍,周泽楷执拗,非得和他道过晚安,看着他落了锁之后才肯回房,于是这么些年来他只记得走廊的壁灯映在对方眼底的模样,像燃着一团寂静的火。他也曾经沿着同一条走廊送走了方明华杜明吴启吕泊远,看着他们一步三回头地跟他挥手笑着说再见,这走廊就又更添了几分仪式感。




江波涛知道自己面上装的再不动声色,骨子里到底还是有点儿恋旧的,索性在欢送会上就婉拒了所有人送别的要求,尤其是周泽楷。他自认自己面对周泽楷的时候总是没那么坚定,假如对方真的说些什么,他说不定就又要动摇。




——可是故事到这里到此为止便是最好的了。他人谈起周泽楷,三句话内总归绕不过要提到江波涛这三个字。他已经占据了那人身旁最近的位置,还手握四个联赛冠军一个世界冠军,于公而言对得起轮回费心栽培,于私而言对得起自己对周泽楷这么些年来暗生的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这样就足够好。有些事情他看的太透彻,反倒不想理的太清。








大厅里一直都挂着轮回的队徽,最初还是季后赛保席队的时候用的是廉价的塑料板一样的材料,后来为了衬得起那颗子弹的设计才换了金属制的。他注意到一枪穿云的子弹上粘了一小块污迹,只好凑过去用袖口擦干净,望着那颗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击穿他心脏的、枪王的子弹笑笑,又珍而重之地冲着队徽深深鞠了一躬,脊背却挺得笔直,比他这些年来记者会上做过的都要更标准。他觉得轮回这个队名取得真是再准确不过了——不管他向哪里走、走得多远,总还是会兜兜转转地踏入轮回,回到相遇那日的起点,去道一声你好。




轮回大楼外八个台阶,来的那年他就数过的,如今依旧还是这个数。他拖着行李箱一级一级走下去,轮子晃晃荡荡磕到台阶边缘也不甚在意。他走的很慢,仿佛每一步都跨越了他在轮回的一年,连时间的流逝都因此变得滞涩。只有那扇自动门在身后缓缓地合上,像个无声的道别。




夏天傍晚的风很热,却刺骨。




如果他这时候回头,就能看到周泽楷站在楼门口,望着他背影被逐渐落下的夜幕一点点啃噬吞没。










离去之原.  -END.-








我真的一到大半夜就会摸出味道奇怪的鱼........。发4以后再也不因为写文拖这么晚了。


算是开放性结局 八成没后续 随缘删



评论
热度 ( 38 )
  1. 秋山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