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全职高手/双花 ] 地尽头

秋山:

地尽头








*片段灭文流水账 OOC 不知所云


*重重打击和压力之下的产物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自问仍好胜 强硬到自满










刚出道的时候觉得拿到冠军的时候必定是要笑的,仿佛只有笑之一字才拥有足够的张力,任着灼热的灵魂从唇齿间溜出去,才算配得上冠军二字。他们都还年轻,十几二十岁的年纪,身边孙哲平拿账号卡的样子像是提着重剑,漆黑的眼里淬了利刃,倒是生出几分更胜于狂剑的锋锐意气来。




那时候当真是觉得两个人靠着一腔热忱就能撞破重重障碍。他们都不信命运,信自己,也信对方。整个百花的梦想都被他们揽过来扛在肩上。不沉,反倒耀眼的很,映出平凡日子仿佛都是发光的。两个人夏天抱着冰镇西瓜躲进训练室里蹭冷气,挤在一台电脑前复盘,肩背相抵捂出一层薄汗,一会儿讨论战术布局皱着眉分析失误,一会儿又为谁偷挖走了瓜瓤里最红最甜的那一块争执不下。张佳乐嘴里叼着金属制的勺子,看着孙哲平在屏幕上指指点点,有点不着调的想,这么好看的手是得配冠军戒指的。




直到后来张佳乐还时常梦到那时候的事情,越梦得多,白日里就越是想不起来,最后反倒只剩下孙哲平走的那天还记得清楚,仿佛他们一起的那几年被反反复复地折叠成厚重的一角,里面只有孙哲平挥手的背影,薄薄一片,像个古老的封印。




孙哲平冲他摆摆手,笑说就送到这吧。张佳乐挡开他伸向自己头发作乱的手,勉强扯出个笑模样来,直到孙哲平拉着行李箱走出百花俱乐部门口,才没头没尾地接了句,大孙你看好了。一句雄心壮志的话被他说得咬牙切齿,也不知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啊,看着呢。孙哲平大概是听懂了,话音里带了些许笑意,却没有再回头。张佳乐倒是惯了看他背影——弹药专家是远程职业,所以比赛里百花缭乱也总是在落花狼藉身后几个身位格的地方——这么些年来孙哲平还是老样子,腰杆挺得笔直而坚定,仿佛命运都无法压垮他似的。




孙哲平的背影到底对他造成多大影响,连张佳乐自己也说不清楚。九赛季他复出霸图,肩上卸去了百花的担子,却显得愈发沉重。但他不弯腰也不低头,硬生生绷着一股子傲气,咬碎了那些千夫所指的恶意和着血往下吞。他到底不是孙哲平,无法将过去的七八年亲手斩个片甲不留,就只能站在那片过去的废墟上继续前进——时间一长,又觉得这样也挺好,毕竟弹药专家一旦占领了制高点,基本就是无解。




他依旧是心心念念着要拿冠军,心底里却隐约觉得即使夺了冠也不见得能像十几岁那样笑出来了。笑太单薄,承担不起他心头上压着的几千个沉甸甸的日夜。但不笑仿佛又太过刻意——沉默隐忍苦大仇深的人设的确不适合他,这么些年来虽然撞得灰头土脸头破血流,他眼睛里依旧是有光的,和七八年前的太阳是同一轮,骗不了人的。










再后来等他当真将世界冠军奖杯捧在手里的时候,反倒轻飘飘地有些不真实了,仿佛还没他所背负的那些过往重。他本以为自己会被场下的闪光灯刺出一半滴眼泪的,无奈眼眶干涩的像两口枯了多年的井。他没觉得这是个值得喜极而泣的意外,只感念这一天到底没有来的太迟。




那就笑吧。




其实台上是看不清台下的观众的,也听不大清那巨大的声浪究竟是在欢呼些什么,但他知道孙哲平在看他——或许隔着几米,或者跨了几个时区,这都没什么区别。他能感受到那目光化作实体锁在他眉目间,而单单这一点就足够他笑出来了。




能笑出来终归还是好的。










地尽头.  -END-



评论
热度 ( 11 )
  1. 秋山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