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全职高手/周江 ] 无尽之夏.

秋山:



无尽之夏.








*文题取自NEWS -《エンドレス·サマー》


*原著向片段式流水账 无剧情有私设


*OOC 写不出本单位万分之一的好








01.






十八岁那年江波涛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个凡人。




一直以来他算是顺风顺水的那一类人,倒称不上多耀眼,但下定决心要成功的事情大都有个差强人意的结果,做不成的也大多是因为他压根不曾在意过,自知也没多少惋惜和遗憾的心思。这么些年下来也就养成了他看似随和的性子,看似是走一步看一步随波逐流地成长着,心里的那些条条框框却日复一日的愈发精细起来。




贺武是支不大不小的战队,既不用为常规赛保席而惴惴不安背水一战,又远没有同豪强队伍争取季后赛席位的实力。他清楚自己还不见得能在豪门的训练营里脱颖而出,于是就选择在贺武的训练营里扮演着一个不温不火的新人角色,队里的前辈对他评价颇高,以核心人物的预想标准和待遇培养他,却又不至于到将整支队伍的希望压在他一人肩上的地步。




他一步一步地计划着自己的胜利,失败和挫折也同样都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他从没觉得自己是天才,但还是有着远高于常人的自知之明——具体表现为,从眼睛里望过去,终归还是能在那张同年龄不相符的云淡风轻的笑脸后探到一星半点的傲气。少年人眼睛里的光都是骗不过人的——说到底,再心思缜密再四平八稳,他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新人而已。




场上的魔剑士有条不紊地放着技能,按照着他的预判大幅削减着神枪手的血量——而下一秒周泽楷的一枪穿云用强势的火力打断了他精心设置的一套波动剑连击,手中的荒火和碎霜接连迸发出耀眼的火光,子弹所及之处扬起一片尘土,随后席卷的火舌便将他自认为毫无破绽的防守硬生生撕开了一个缺口。




脱离限制的远程一个人足以打乱他们的阵型。贺武治疗被一枪穿云毫无还手之力地一波带走,另一个本就残血的选手在第六人到场之前就被一个大招送出场,几分钟之前的有利局面被周泽楷一人硬生生翻盘成双方战力悬殊的垃圾时间。








突如其来的失败带来的恍惚一直持续到赛后,江波涛从电脑前上站起来的时候像是踩着毫无着力点的棉花,轮回主场支持者的欢呼声被一团糟的大脑自动模糊成无意义的声音信号。他像被什么人从比赛席里拎起来扔进了海里,五感被咸苦的海水封闭而变得迟钝,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却还兀自坚持回放着刚才那场比赛的每一个细节——明明自己已经将对方本就松散的阵型搅了个七零八落,无浪也已经按计划接近到一枪穿云身侧几个身位格,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露出的破绽?




他看着周泽楷从另一侧的比赛席上站起来,迎着场馆里铺天盖地的掌声默默地走下去。还没能从比赛状态里调整过来的周泽楷面对热情的支持者时几乎是局促不安的,只能冲着观众席挤出一个不太熟练的青涩笑容,又紧张似的将小半张脸藏到两颊细碎的发梢后面去。




枪王的光环褪掉大半,眼神却是灼人的。目光交错的一瞬间江波涛当真像是被烫到一般打了个激灵,他总算才恍然大悟般意识到,周泽楷是实打实的天才,大概生来就注定要发光,是要踏着他人的欢呼声一路向前的。而他之前那点自以为严密的盘算,说得好听些也充其量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




周泽楷过人的天赋是无往不胜的利器——这点江波涛的确是心服口服,对方的操作和意识已经远远在联盟大部分选手之上,但这反而成为了他最致命的弱点。赛前看录像的时候也有所察觉,一场比赛下来之后就更加坐实了江波涛的这种猜想——队友完全跟不上周泽楷的战术意识。赛场上他自己限制周泽楷所用的战术其实走了几步险棋,现在回想起来倒不是自己做的多出色,反倒是因为轮回方面完全没有策应才勉强起了些作用。轮回的团队赛与其说是团队赛,不如说是周泽楷独自一人的冲锋陷阵。




大概对方一言不发地背负着的除了自身的光芒,还有与之同等沉重的负担和责任。




他看着周泽楷挺拔俊秀的背影,心里却莫名一沉,不知为何就自作主张地感同身受起来。




而那时候的他还无法预测到,在他之后的大半人生里,当日看到的那个背影会如何推着他步步向前。








02.






要谈到江波涛刚刚起步的职业选手生涯,周泽楷绝对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初遇的时候周泽楷不容置疑的强大像是一盆凉水兜头浇灭了他心里那点儿自以为是的火星,而他们见的第二面,竟然就已经是在轮回的会议桌前了。




周泽楷依旧寡言,只坐在长桌对面一个劲地冲他微笑,像是努力在用颜值来表达对他的友好。江波涛莫名觉得他可爱,碍着轮回经理和四期前辈方明华的面子才忍住了那点儿笑意,一转头却便又是那个八面玲珑讨人喜欢的江波涛了。




方明华开始放比赛录像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点不好意思地伸手揉了揉鼻尖。那场团队赛他自己早已私下看了不下十遍,笔记和分析也洋洋洒洒的写了小半本,但当着周泽楷本人的面放出来总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耻感。方明华自然知道同为职业选手的江波涛无需多言也能看出这段对决之中的门道来,因此只简单挑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地方大体说了说。周泽楷在他背后默默点头,眼神里的赞同和期待几乎呼之欲出地锁在江波涛身上。




轮回队长难得不再做他的高颜值人形背景板,声音里的诚恳压过了不善言辞的窘迫,“要来轮回吗?”




其实接到轮回方面的电话的时候江波涛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大概,却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接地摊了牌——仔细想想倒也符合枪王高效率行动派的风格。以江波涛一贯行事缜密稳中求胜的习惯,他今天也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情坐在这张会议桌前的,他清楚这个决定直接关系到他从今往后作为职业选手的命运,自己转来轮回之后队伍和个人的上升空间此时都还是未知,而且他和这支队伍都太过年轻,能否磨合顺利也是个巨大的问号。在理清楚这些不确定性之前,他绝对没有足够的把握给出一个负责任的答案。




他喜欢给自己留下后招和退路,无论是键盘上的操作还是说出口的话语都要在他心底那些弯弯绕绕里滚上一遭再付诸行动,小心翼翼地以便给自己留下些微转圜的余地。但周泽楷目光灼灼地望过来的时候,他那些准备好的客套说辞就在喉咙口打了结,仿佛单单是周泽楷这三个字就已经在他眼前展开了一整个光芒万丈的未来。




说到底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再冷静的外表下还是藏着些许横冲直撞的冲动劲,慕强几乎是写在骨子里的本能。他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那日赛场上周泽楷的背影来——如果能有什么人将周泽楷所背负的那些东西分担去一部分,让场上的一枪穿云可以心无旁骛地勇往直前,他必定会成为比之前更加千百倍地耀眼、更加势不可当的存在。




——又如果,自己能成为那个人的话,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江波涛眼神微不可察地闪烁了下,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滞涩,每说一个字都几乎带着一种赌徒掷下全部筹码一般狠厉的快意,尾音似乎还有些压抑不住的颤抖,冷静自持的表情像个面具似的挂在脸上堪堪要滑落下去——但那些都不重要了。




周泽楷看着他,眉梢眼角里盛着的笑意几乎要满溢出来。那个画面江波涛觉得他大概永远都会记得,倒不是那张无死角的脸让他起了些什么风花雪月的绮念,也无关少年人一时热血上头的冲动,大抵是因为珍藏美景不过是人类本能。




江波涛一字一句地说,“那就…试试看吧。”








03.






江波涛的决定下的潦草而冲动,轮回方面却也未免不是一样着急。当初他听了周泽楷一句话就松了口风,两人联手将轮回正选横扫一遍之后更是豪情万丈地大笔一挥签了合同,而轮回方面更是毫不含糊地在冬季转会窗第一天就给他办妥了手续。一切进行得太顺利,反倒没什么真实感了,飞机一路飞过来,心都像是跟着在飘。




冬季转会其实不算是太明智的选择,转会之后立刻就要面对紧张的常规赛赛程,江波涛又被委以了配合枪王协调团队的重任,给他的适应期短得近乎仓促。周泽楷的意识的确超前,加上对方寡言的性子,江波涛拼了命的研究他的作战习惯和战术风格,连蒙带猜总算能勉强跟上大半。




平心而论第一场比赛他们打得勉强还算不错,至少一枪穿云和无浪打出了几个还算亮眼的配合。无奈对面是从赛季初就一路高歌猛进的豪门蓝雨,江波涛的无浪正被索克萨尔控得自顾不暇的时候还得抓住机会爆手速指挥队友配合周泽楷,自然免不了硬吃了几个大招,被蓝雨双核压制得束手束脚捉襟见肘,屏幕暗下去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觉得手腕到指尖的关节都隐隐作痛。








他对周泽楷的策应到现在为止还是带着十足十的个人风格,一招后面恨不得暗藏下十个变化,说白了还是试图将对方往自己的思路上引——这点他自己赛后研究复盘录像的时候才发现。江波涛顺手划掉了笔下的一行记录,想了想又把视频拖回了开场,视角却切到了一枪穿云身上。




周泽楷打开门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深更半夜的训练室里没开灯,江波涛摸黑坐在自己的电脑前看着复盘录像,屏幕上技能释放的光芒闪烁着映亮了他藏在黑暗里的小半张侧脸,绚烂的光影效果在他眉目间流转开来,剪影却被一片夜色修饰得柔软而温和。




“啊,队长晚上好。”江波涛听到动静停了视频摘下耳机,转过脸冲他做出个礼貌的笑模样来,“没打扰到大家休息吧?”




周泽楷蹙着眉,有点想告诉他黑暗里看屏幕对眼睛损伤大,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才能显得不那么逾矩,只好伸手打开了中间的那排灯,“没关系…还不睡?”




“睡不着爬起来做个复盘。蓝雨团队战术强,挺能暴露我们现在的问题的。比如这个地方——”江波涛话音顿了顿,笑容里带了几分不好意思。周泽楷顺手拉开他旁边的椅子,跟他一起凑到那一方屏幕前去,他才像是有了些把握一样重新开了口,“场上的时候我以为开曲射状态是想要强杀索克萨尔,所以连着补了几个伤害比较高的波动剑大招——但实际上是因为队长猜到喻前辈是要读条配合黄前辈,才要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打算BOX-1把夜雨声烦隔离出战局吧?”




周泽楷闻言一双深邃的眸子望过来,盛着浓重夜色的眼底沉淀着亮晶晶的星屑,冲着江波涛点点头,又露出一个近乎孩子气的欣喜笑容来。江波涛不大敢直面那个笑容,总觉得多看一眼连两极冰川都要给周泽楷一个微笑融化了去似的,只能强迫自己把目光落回屏幕上去,顾左右而言他地又扯了几句分析。




一场比赛断断续续看下来,加上两个人零零碎碎的讨论,竟也花了几个小时。江波涛哗啦啦翻着自己匆忙间记下的笔记,咬着唇一行行扫过去,眼神愈发沉重起来,“果然我一开始的思路就有问题——”




他抬起手揉了揉眉心,“刚才那一场比赛我的个人风格和意图都太明显了,很多时候的配合其实更像是把其他人往我自己的战术思路上推过去,太急于求成,反而没能真正融入队伍。而且整个团队赛…虽然以一枪穿云为中心这个思路是没问题的,但我总觉得还像是前几年轮回旧阵容的打法,可是现在的正选风格和以前的前辈们完全不一样,所以…”




周泽楷点点头,“嗯,团队赛…要改。”他想了想,又伸出修长的指尖点了点屏幕里正在释放一个波动剑的无浪,声音坚定而温柔,“但江的配合很好。”




江波涛听到自己的新称呼,笑出一个短暂的气声,“我只是就事论事啦,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但我既然已经是轮回的一份子,就必须打出最适合轮回的风格,成为队伍最强的助推力。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破不立。我们能比现在做的更出色。”




我们。




这个词总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周泽楷是场上单打独斗却身陷囹圄的枪王,江波涛是乍一看并不亮眼的新人魔剑,但假若是“我们”站在一起,一枪穿云就能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面前的高墙全部击碎,身侧是无浪不动声色地用天链替他开出一条更加光芒万丈的道路来。




我们要在一片火光之中目指最高荣耀。我们即是胜利,是默契本身。




他略带狡黠的眨了眨眼,冲周泽楷伸出拳头,斗志昂扬少年气十足的样子,又不太像是平时那个八风不动的江波涛了,“对吧小周?”




周泽楷和他碰了碰拳,声音里满满全是笑意,“嗯,不破不立。”








04.






同江波涛的团队意识一同崭露头角的是他出色的沟通能力,自从他下意识地替周泽楷在赛后采访挡了几个不怀好意的问题之后,代理了大半年队内大小事务的方明华就果断地把应付记者的活交给了他。乐得清闲的轮回治疗看着江波涛在记者会上不动声色地大杀四方,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礼貌微笑,熟练地和那帮精明的记者打着太极的模样,心里暗暗地想轮回这一次果然也是捡到了宝。




可惜六赛季的夏天到底还是来得太早。




轮回的团队赛在做出调整之后逐渐开始有了起色,无奈后半赛季时运不济,不幸摊上了蓝雨雷霆呼啸霸图嘉世微草连排的死亡赛程,最后也只堪堪险进季后赛,还免不了一路被人指摘本赛季推出新人太多,导致整支队伍青黄不接,依旧没有足够的实力同老牌豪强队伍竞争。季后赛第一轮碰上霸图,在所有人期待大漠孤烟和一枪穿云巅峰对决的时候,韩文清却在一开场就选择了极其强硬的强杀了江波涛的魔剑士无浪。




懂战术的内行自然明白,霸图这是看出来江波涛在周泽楷和其他队友之间穿针引线的作用,忌惮着这一对新搭档的配合,才选择了将江波涛作为重点围攻对象。然而在外人眼里看来,江波涛却像是被当成轮回的短板和突破口似的,是因为他的发挥失误才导致了整个队伍被逐个击破。




偏偏江波涛将于下赛季起担任轮回副队的消息不知怎么在季后赛前就走漏了风声,记者会上自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枪王都难得的被冷落在一旁,记者手里的长枪短炮呼啦啦地朝着江波涛眼前招呼,仿佛人人都认定了他礼节性的微笑之下就合该藏着一副见不得人的痴线模样似的。中下战队出身,刚出道便被轮回看中,半赛季后更是直接空降副队长。本以为轮回大费周章地挖了这么个人过来是要做什么秘密武器的,没想到常规赛赛绩平平,季后赛更是连一轮游的纪录都没有打破——这点成绩周泽楷一个人就能做到,那江波涛到底有没有达到轮回对他原本的期待?




记者们并不在乎战术分析,也不想听队员们在这里立下赛季如何如何的军令状,这些都没有从谁嘴里撬出一句对这位年轻的副队长的指责重要——不说也没关系,有的是断章取义过度解读歪曲原意的法子——反正之前也有周泽楷一个嗯字被翻译出几十种含义的先例在。




江波涛坐在台上,连成一片的闪光灯刺得他眼睛酸痛,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但他脸上却依旧是笑着的,腰杆笔直得近乎僵硬,像是某种在狂风里咬着牙抽枝拔节的、坚韧的植物。他挑了几个和比赛关系大些的问题来答,字斟句酌小心翼翼地避开问话里的陷阱,简单提了几个轮回团队赛的优缺点,分析得头头是道,反倒给几个记者碰了软钉子。




话说得越多,心里反倒越存了些破釜沉舟的想法,干脆心一横,话语间已经有了把失误往自己身上揽的意思。藏在桌布下的手却握成了拳,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过一些非议而已,自己担下来也总比被人诟病整支队伍要强些。一年前的周泽楷担当得起流言蜚语,自己自然也要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行。




大部分记者到底还是佩服江波涛这副态度的,却还有少数人觉得他在避重就轻,索性人群中便有人大声问了句,“请问江副队觉得自己有担当副队的资格吗?”




问题一出便一片哗然。这话讲的太尖锐,实在避无可避,偏偏还是个无法正面回答的问题——回答有未免显得不够谦逊,回答没有又是损了轮回的面子,糊弄过去又难免落为他人笑柄。杜明吴启吕泊远几个年轻人闻声已经皱了眉想要反驳,方明华也准备接过话头救场,却是坐在江波涛身侧一言不发的周泽楷突然接过了话筒。




“江很出色。”周泽楷毫不犹疑地答道,声音不高,却字字坚定,掷地有声,“轮回还有明年。”




他另一只手轻轻覆在江波涛握紧的拳上,安慰似的碰了碰。掌心抵着骨节的触感很奇妙,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一点点传过来,像烫尽万物的风,江波涛一颗九曲玲珑心给他融得只剩下最温柔最耀眼的内核,炽热得像剪下来的一小角阳光。




他们还有明年,还有明年之后的许多年。把每一个日子都扎成捆燃烧起来的话,每一天便都是属于他们的、炽热而耀眼的夏天了。




想说的话其实不少,比如明年我们再来轮回一定会赢的,又比如小周我也相信你是可以把轮回带向胜利的那个人,但江波涛最终只是在记者们匆匆忙忙涌向霸图队员的一片嘈杂声中弯了弯唇角,用温软的气声说,谢谢你呀小周。








05.






虽说记者会上周泽楷回护之意已经足够明显,却还是挡不住有心人拐弯抹角的讥刺。譬如电竞之家特约的这一位,激进枪王粉,日常替周泽楷操心队友吊车尾拖后腿——放到时下饭圈里大约是要被盖章毒唯的那一类。先是洋洋洒洒五千字的真情实感小作文,将一枪穿云写得无往不胜英姿飒爽,只差要吹成天上有地下无,最后一段里才轻描淡写地评价江波涛“有小谋而无大略”,指责轮回配合不力反倒压制了枪王的光芒,一副时刻准备亲自披挂上阵的义愤填膺模样。




周泽楷不大看得下去这些话,蹙着眉合上了这期特刊,眼看着江波涛抱着楼下甜品店的纸袋子走过来,便匆忙地胡乱塞到键盘下面。他生来一副冷静性子,除了自己认定了的东西,其他反而看得淡些,他人非议几乎也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不过心上——但涉及到另外一个人,却又有些不一样了。




他长江波涛一岁,又是轮回的队长,熬过了人人说他目中无人顶替掉原队长的五赛季初,绷着一股子傲气硬生生碾压过了过了五赛季末的新人墙,好容易熬到赞美和恶意都被打碎了化解成如今脚下平坦大道,自然不希望江波涛像当年自己一样不管不顾地硬扛着。




然而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他到底讲不出口,偏偏那人还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一双勾着笑意的眼睛望过来反倒是自己先被看透了七八分。




江波涛特地没有多问周泽楷刚才的小动作,只从自己怀里那个散发着奶油香气的袋子里挑拣出一个甜甜圈来递过去,“新赛季新口味,小周尝尝看?”




其实他对这种酥软香甜的东西味道间的细微差别并没有什么辨别能力,但江波涛递过来的这个好像有些不一样,比起奶油的甜腻更像是水果之类的清甜味道,面包圈也比平日里吃的要香软许多,想来不知是不是新口味的缘故。








江波涛坐在一边托着个下巴美其名曰人类观察,看着周泽楷唇边沾了一圈糖霜的样子,心底里暗自得意着这别样风景也只有他自己见过。其实他不是没注意到周泽楷用身体挡着的键盘和下面压着的那本电竞之家,对方的心情他多多少少也看得出来——周泽楷眼睛太干净了,藏不住东西,一眨眼那点儿小心翼翼的关心几乎要从眼底涌出来。他又一向是个心里通透的,再看不懂可真算是搭档失格。




那篇报道江波涛自己早看过了,他自带十八米厚的队长滤镜,看那作者把周泽楷夸得再天花乱坠,也只觉得对方吹得不在点上,压根没说出周泽楷百分之一的好来,连着对自己战术的批评也一笑置之了。唯独批评团队的部分像根刺一样卡在他喉咙里不上不下,在一个致命的位置隐隐作痛着——




“江?”周泽楷擦干净指尖沾上的糖霜,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他才回过神来,冲对方露出个有点抱歉的笑容来,“没有,只是在想今天的训练日程——常规赛马上要开始了,我想再加训一小时。”




周泽楷目光深邃,直勾勾盯着他看,仿佛要把他那点儿紧紧藏着掖着的隐秘心思硬生生挖出来一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也只是淡淡地点点头,“陪你。”




江波涛立刻松了口气。周泽楷在很多事情上是极其敏锐的,尤其在这些微妙的地方上有着奇妙的直觉,总能一眼看穿他的弦外之音,却又能在说破些什么之前堪堪停在那一条分界线上。他甚至有时候会错觉论读人心周泽楷恐怕还要在自己之上,才能恰到好处地不点破自己秘而不宣的小心思,最大限度地包容着他那些沉重而复杂的念头,给他留足够转圜的余地。




这其实是个挺矛盾的事。江波涛心思重,又自认藏得住话,而周泽楷那种毫不犹疑的性子几乎能把他心里那点儿弯弯绕绕尽数捋直了,偏偏对方的寡言却又在很大程度上纵容了他。一个人不说,另一个也不问,揣着明白装糊涂地保持着某种奇怪的默契。不过他倒是不太心急——自己总有一天要站在周泽楷面前亲自抽丝剥茧把话全都说开的,只是还不到时间而已。




江波涛转转手腕,安心地做起了模拟训练。认准了就不会改变想法——十足十的周泽楷式风格,大概也是不知什么时候就潜移默化地沾染上的习惯。




何况两个人一起的话,未来的日子就总比面前要走的路更长些。








06.






第七赛季轮回的团队配合愈发得心应手,也逐渐琢磨出一套最适合目前的正选阵容的战术来。人人提起轮回的名字,第一反应总算不再是一人战队,说到周泽楷在比赛中的表现的时候也总是绕不过江波涛的配合。他们总算突破了季后赛一轮游的新纪录,凭着四强的成绩正式跻身强队之列——电竞之家四强的特刊封面上两个人的名字挨在一起,这样才足够好。




夏休的时候经理爽快地多批了两周假以示奖励,江波涛在赛后总结会上笑的眉眼弯弯,用轻快的语气祝所有队员和工作人员度过一个美好的假期,帮着杜明吴启几个人打点好行李去机场,转头却给家里拨了个电话说要留在队里自主加训,颇有几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敬业精神。周泽楷是S市本地人,家离轮回大楼不远,平时比赛日程不紧张的时候总能抽出时间回去看看,夏休期反倒不那么着急回家了,索性陪江波涛一起在轮回的宿舍里做两个钉子户。




两个人常常往训练室里一钻就是一整天,在S市热得令人发指的夏天里开十八度的空调,再将两把电竞椅凑在一起,自欺欺人地开玩笑说是为了方便取暖。周泽楷头发长了些,又厌烦室外高温懒得去剪,江波涛看着总觉得他颈侧的发梢勾起来的弧度缠得自己心痒,索性拿了个发圈替他随意扎在脑后。周泽楷也不恼他,笑弯了一双眼只由着他胡闹。




双人训练的计划更侧重于配合,有时候是软件模拟的双人练习,有时候顶着别人一眼就能看穿的马甲号带着公会抢野图Boss。又一个赛季过去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上升到被队友调侃是眼神战队的地步,周泽楷眼睛一转江波涛就能大致猜到什么坐标什么走位,一方皱了眉另一方立刻出手补上漏洞,两个人一起点头了就是战术制定完毕可以指挥的意思。如此这般几天下来,轮回公会除了添了大大小小几十样稀有材料之外,还多了“轮回正副队其实是靠脑电波交流”的都市传说。




江波涛换了个一身寒酸紫装的神枪小号在群里潜着偷看公会频道的聊天,自己一个人对着屏幕乐得停不下来,笑到整个人歪在椅子里假模假样地喊着肚子疼小周救命。周泽楷给他闹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只觉得窗外夏季的高温全都爬到了自己脸上,干脆按掉他显示屏开关一了百了。




“生气了呀小周?”江波涛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笑意,揉了揉几乎笑僵了的脸,“好了好了不笑了,真的。”




“……没,想吃午饭而已。”周泽楷站起身来,低头看着江波涛柔软的发顶,花了半分钟才克制住伸手揉乱他头发去报复的幼稚行为——开玩笑,这人刚才的所作所为在他眼里三岁不能更多,自己可不能被他拉到同一水平线上去。




江波涛抬头看他,“那吃牛肉火锅?前两天街对面新开的那家,看你上次盯了好久。”




周泽楷点头,“好。”




“行,那小周你先回去换个衣服,我在楼下等你——记得戴帽子啊。”




直到周泽楷出了训练室的门,江波涛才慢吞吞地从椅子里坐直了身子。面前黑色的显示屏忠实地将他脸上的表情分毫不差地映出来,他看着屏幕里自己格外明亮的眼睛和嘴角止不住的笑意,才惊觉自己那点儿心思刚刚被从舌根上压下去,就又从眼底里漫溢出来,只差要明晃晃的写在脸上。




想他堂堂轮回副队长兼战术总负责,场上一张和气笑脸能掩过脑子里打得噼里啪啦的小算盘,场下被长枪短炮围攻都不曾失过半分礼,在周泽楷面前却连半个眼神都藏不住——非但藏不住,还恨不得要把自己心里的弹幕都大声读给他听。




啊,要暴露了。




他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独自笑出声来,这才恍然觉得自己好像无意间又坐实了什么暗恋的罪名似的,后知后觉地伸手去遮已经黑下去的屏幕,却只是十足十的欲盖弥彰。








07.






藏不住归藏不住,该等的却还是要等。




江波涛面上看着四平八稳,实际上却是个目的性极强的,当初立下的目标还没实现,只能强行把事情忘到脑后——这倒不全怪他健忘,八赛季赛程本就紧张,又要筹备全明星赛的事情,全队都忙得团团转,恨不得人人都转职忍者,一个大招下去,十个八个影分身站起来,替累趴下的他们继续连轴转。




如此努力自然也是有相应的结果的。轮回常规赛积分一路飙升,季后赛中首次杀入决赛,决赛第一轮又胜了常规赛一路领跑的蓝雨。赛季开始前队里上上下下都气势十足地喊着拿下冠军的口号,当真走到这距离冠军奖杯一步之遥的地方了,反倒都一个个稳下了心态,咬着牙憋着一股狠劲拼命地训练,晚上睡觉时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梦的都是团队赛的战术安排。




决赛的阵容安排是招剑走偏锋的险棋,江波涛提出这个构想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下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意图,但更清楚这个安排里周泽楷吕泊远江波涛三个人承担了多大的压力和风险。江波涛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吕泊远和欲言又止的方明华,解释道:“我们目前已经有了上一场的积分领先优势,即使我这儿出了什么差错,我们还能在擂台赛和团队赛里把分拿下来。”




面对有剑圣夜雨声烦守关的擂台赛,六赛季横扫了整个联盟的蓝雨双核,和战术大师喻文州自四赛季一手带出来的团队阵容,江波涛还是极其坚定地说,我们还能在擂台赛和团队赛里把分拿下。




轮回早已经不是周泽楷一人单打独斗的战场,也早已摆脱了年轻选手多经验不足心态不稳的标签,近一千个日夜的默契和努力,无数次肩并肩站在赛场上的经历,已经将这支队伍打磨成了一把可以破豪强的利刃。




年轻而炽热,锋锐而沉稳。




江波涛不信什么时来运转,更不信命运,但他相信他的队伍——只要他的队友站在他身旁的时候,他就有足够的信心向所有人宣布,我们会赢。








话虽这么说,荣耀两个大字当真映在屏幕上的时候,却又没了实感。他打的是决胜局,把自己走一步看三步的缜密谨慎风格发挥到了极致,思维几乎是超速运转,全程精神绷得像是过载的琴弦,稍一有变故便会响起尖锐的警报,眼看着对方角色血条清零之后才颤抖着呼出一口气,血液重新涌上大脑。还条件反射地按在键盘上的双手冰冷,一颗仿佛刚刚才开始跳动的心脏却是滚烫。




他盯着金光闪闪的屏幕愣了三秒,五感才后知后觉地开始运转,回过神才慢慢从高度紧张后的如释重负里品出一丝胜利的喜悦来,猛地从比赛席上跳起来往外冲。他的手还在颤抖,撞到桌角的腰隐隐作痛,心脏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他只希望通往选手席的走廊短一点再短一点。




他沿着走廊不顾形象地奔跑,恍惚间看到他们一同度过的每个瞬间都在两侧的墙上走马灯似的放着,而这些却都不曾有他心底秘密的十分之一厚重。而他就这样怀抱着属于他们的胜利,穿越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以无人可挡的气势一路奔跑,只为了能第一个去见周泽楷一面,对他心尖上那位年轻的新科冠军,说一声恭喜。




他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几乎是迎面撞进一个拥抱里。他心心念念的人也有着一份同等的喜悦想要和他分享,江波涛抱住周泽楷,脑子里乱成一片嗡鸣,平时那个伶牙俐齿游刃有余的开关仿佛失灵了一样,到最后也只能在周泽楷耳边边笑边说小周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周泽楷也不嫌他语无伦次毫无逻辑,只带着笑意一声声应着,一只手缓缓伸到腰后去握住他的手,又慢慢地变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掌心相对的温度一路沿着神经末梢灼烧到身体每一个角落,那一瞬间一切都安静下去,门外观众的嘈杂声和自己的心跳声都潮水似的一点点褪尽,世界被折叠成只有两个人的大小。江波涛突然就释然了——自己之前那些努力藏起来怕被人说破的那点儿心思,以及怕被看出什么破绽的患得患失,其实根本都是多此一举。




他了解周泽楷像周泽楷了解他一样多,默契至此一个眼神交汇就能猜的七七八八,言语反倒变得多余。从一开始就没有必要向对方坦白什么——那些他说出来的和藏起来的事情,周泽楷全都明白。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晓彼此的心意。








外面选手席上杜明吴启两个人围着吕泊远又笑又闹地庆祝,方明华大概是在和女朋友打电话,一句报喜的话却讲得磕磕巴巴,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小拨轮回粉激动的喊声。而他们两个人一起,肩并肩走回颁奖台上。




面前是属于他们的无上荣光。








无尽之夏.  -END-






...我竟然也有短篇破万的一天 爱的力量无穷无尽


希望OVA能有本单位同框 本周江girl无所畏惧 同框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不接受反驳^^

评论
热度 ( 109 )
  1. 秋山秋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