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Arashi/磁石 ] 暗涌。

N先生32岁生贺。just一个定时发布。短慎。



----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暗涌

 

CP:藤堂步×栉森秀一

 

 

 

01.

 

 

 

他时常做梦。

 

大抵人类是辨不大清梦境和真实的,但他不同,他敏锐而可怕。他清楚那梦中的屋子是精神折叠数重之后余下的一个半虚半实的投影,不然可以时间都被无限拉长弯曲成一个几乎要被折断的角度,在这世界的某处堂而皇之地摇摇欲坠着。分和秒的概念在这永恒的寂静里显得苍白而脆弱,岁岁年年被打乱了混为一谈,似泥沼般牵得他步伐沉重身躯下沉。

 

他路过那堆满杂物的悠长走道,两侧的古旧沙发皮面上散着懒洋洋的气息,流理台上上了年纪的镜子泛着青铜浑浊光芒,过了期的玫瑰香水在封闭的空间里一点点肆意散发香气。泛了黄的信笺被珍而重之裱挂在墙上,未完成的诗歌,缺了角的五线谱,未曾寄出的情书,重重叠叠地掩着旧日时光。然而这种种都未及他心里藏着的秘密繁杂。他觉得自己像一本古旧的日记,里面写的尽数是些不可告人的故事,随着无意义的人生一点点化成青烟在风里跳升,化作云,化作雨,化作万物,化作虚无。

 

他加快了步伐前进。那通道里没有时间,他也无从得知自己走了多久,只觉着那尽头的门近在咫尺又远在光年之外。而他终于走过那繁杂的通道,穿过那些上了年岁的老物件的时候就像穿越一个埋葬了已死之人和他们无趣的故事的公共墓穴。门缝里隐约有光芒沿着缝隙流到这闭塞空间里映亮一方充满灰尘的空气,爬满锈迹的铁门吱吱呀呀幽怨地控诉她伤春悲秋的可笑情怀。愚人的想法。他充耳不闻——目的性太强,他记得那人曾经是这么说过他的,浅色的眼睛里映着点莫名其妙的悲悯味道。

 

而他怀着一颗冰冷的,却惴惴不安的心脏,穿越十数个仲夏和寒冬,穿越他那悲惨而毫无意义的人生,来见那人一面。或者是许多面。

 

那人大概是被他造出的声响所惊扰,笔端一滴颜料随着他手腕一颤而化开在地上。于是整个封闭的气氛都染开那隐隐约约浮动着的的青色,火焰一般灼得他皮肤微微发烫。他看到那人清淡的眉梢眼角融出一丝笑意,将开口未开口之际竟已耀眼得让他不得不移开眼去,那人开口时声线是被洗濯过的极浅淡的白色,一字一句尾音里带着雨的气息。

 

青之炎。

 

...什么。

 

这幅画的名字啊。那人转过身去莫名其妙地压着声音低低地笑起来,继续不厌其烦地对着那一角青空反复涂涂抹抹,色彩浓重得当真要烧灼起来似的。他这才注意到画上只有主角的面部突兀地露着画布苍白的原色,像是华美长袍上缀了块粗糙得可笑的白布补丁,两相映衬着竟也有种挺稚拙的嘲讽的美感。

 

栉森秀一啊。他默默地让那人的名字在舌尖和齿间滚了一遭,发出的细碎音节像是首虔诚的情歌。要说这人糟糕便是糟糕在这里了。永远套着一件空荡荡的白色衬衫,少有起伏的表情和身躯一样单薄,仿佛是什么人投下的缺乏生命温度的半透明的影子,一个不留心就要溶进夏季灼热的风里去。就连他笔下的那个世界都好像缺了什么依托似的,像是个漂浮在指尖的世界,咫尺之间就已是相隔天涯辨不清真假。


他的存在便是不存在。就好像画面上那张空白的脸,固守着最后一隅一触即碎的乌托邦。




TBC.



FT:

预计六月底完结...其实是lo主一个月前某天深夜tension的产物,原本打算617完结但后来发现,似乎我再也找不回当初写下这一千字的手感了,反反复复删删改改却也总没个满意的结果。然而lo主最近深陷高等数学深坑没能抽出来时间把君以外的后续写掉...修罗期没个尽头也是心塞。

可惜小步×秀一这对总在各个时候出没于我脑洞,这一对无论气质性格背景宿命都有着千万分的相像,总觉得不写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的BE魂(x)所以这篇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填完的。

然后N先生生日快乐。只希望你过得好,腰伤不要再犯,上剧也别太累到自己,能发自内心的笑出来。(17号当天有时间的话补个庆生随笔好了w连着好几天四五点睡觉我真心体力有点吃不消了...现在完全写不来什么漂亮的祝福TAT

在去见你之前,一定要变成更好的人。

喜欢你哟。

希望今后的每一年,都能给你写生贺,看S先生和N先生的灵魂叱咤于各个世界各个时间节点,看你们在我们的想象里,谈着各种各样的恋爱。本单位也要一直甜甜甜❤


以上。lo主神志不清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栉森/Ryo.

于2015.6.16凌晨1:33。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