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

絶望的に素晴らしい




*三观不正 成分复杂 不混任何圈^^

[ NEWS/庆手 ] 潜意识.

*代my美豆沙 @_豆沙___ 发文 lo主本人并没有如此文力_(:3

*lo主不生产好文 lo主只做好文的搬运工(

*my美豆沙就是这样一个实力文手!就是!这么!甜!文笔还好!(旁友你们吃安利吗

*一个已经被萌的说不出话只能脸滚键盘的lo主wwwww



-




    圣诞节的当晚,小山庆一郎失眠了。

    多平常的一件事,无非就是和那人逛逛街吃吃饭喝喝酒,以前休息日的时候也不是没做过,全套流程都一模一样的,连喝酒的店都是同一家。

    他翻了个身,听着耳边嗡嗡嗡吵得闹心,摸索着开了台灯,灯边的墙壁上有个小虫子,不像是蚊子,便顺手给摁死了。谁知道这维持了一晚上内心的风平浪静,就像一个外壁薄薄的气泡,被这小虫子「噗」的一下给捅破了。

    小山呆愣愣的躺在床上,想自嘲的笑笑嘴角却有点发僵,他努力的放空自己,不去想今晚那街上的花花绿绿,不去想买零食的时候那人蹲得很小只在货架的最后一层挑口味的样子,不去想自己开车时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人把座椅靠背调的几乎要躺下,也不去想吃了街边买的章鱼烧后那人嘴边蹭了酱料却没有手纸擦,悄悄蹭到手上再悄悄蹭到马路旁的栏杆上还以为没人发现。

    还有也许是臆想中的,手越祐也开口对他说「好」的样子。

    是真真切切的说了吧,从刘海到鼻尖都是一副要说「好」的样子呀。啊啊啊啊要快点睡啦,小山庆一郎懊恼的把眼睛闭得更紧了一点。

    

    是手越祐也约的小山庆一郎。

    「庆酱,晚上去吃饭吗,老地方见噢你快点来我都快到了。」在阳台洗衣服的时候突然收到这么一条短信,于是加快了晾衣服的进程,擦擦手就出了门。到地方时候摇下车窗一眼看见了一个黑围巾黑毛线帽裹得严严实实的金毛,金毛看到他的挥手就小碎步的跑过来,钻进车里边抱怨来的太晚冷死我了边抱怨你怎么开车来呀上次把车扔在酒吧门口就下雨了弄得那么脏。

    「连口罩都不带不怕被认出来啊。」小山一边把车载广播的音量调小两格一边目视前方的问他。

    手越听到这话把围巾往上拉了拉蒙住半张脸,「你看这不就好了吗」

    声音透过围巾传出来,有点闷闷的,小山听着有点想笑,就笑了出来。

    「哎你笑什么呀!」

    「……」

    

    再往后回忆也没什么特别的了,就是往日的两人同行带上了一个圣诞加持,两人看着一对对迎面走过来的情侣似乎还有一点尴尬,「要不我变装我们也假装情侣啊?」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小山的笑点,哈哈哈哈的笑着拍了下那毛茸茸的毛线帽。

    「话说庆酱,愿望卡上面你都写的啥呀?」刚才在商场的时候,两个人到了那个巨大的圣诞树旁边写了愿望挂上去。

    「就普通的啊,祝我家人身体健康,祝团越来越好。」

    「庆酱下次把tegomass也顺便祝了吧,我就全身心的许愿能见到足球明星了。」

    「好好好听说酒吧也放了一块圣诞心愿板,一会儿我们还可以许个新的愿。」

    

    酒吧里还真的放了块许愿板,上面已经贴满了五颜六色的便利贴,甚至贴到了旁边的墙上。整个店里都是圣诞的气息,连服务员都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了那并不怎么合身的圣诞装。

    空调开得暖烘烘的,两个人都把外面穿的大衣脱下来放在椅子背上,「庆酱眼镜都起雾了」手越欢快的来了这么一句,小山便摘了眼镜伸手摸了一张餐巾纸擦擦,对面的手越却在这时把食指放在他的鼻梁上,冰冰凉凉的让他突然一阵恍惚。

    「手…」

    对面嘻嘻嘻的笑了起来,「卡出了一道红印子」,手越指一指自己鼻梁上的那个地方,「眼镜卡的啦。」

    「…好看」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小山庆一郎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手越似乎没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形容词,自顾自的咕咚咕咚喝着罐装的啤酒,喉结从领子里露出来若隐若现也跟着一动一动的。

    心中又浮现出一句「好看」,却硬生生的克制住了没有讲出来。

    酒吧的驻唱歌手也是圣诞的装扮,歪戴着圣诞帽,吉他上也贴了几条红的绿的彩带,用很沙的嗓子唱着一首英文的爵士风格的歌。这个歌手的唱功两个人吐槽过好多次,手越说还没シゲ唱的好呢,小山说那你上去唱,手越说不行啊万一老板看上我了非要让我留在这的话news不就又少了个人嘛。

    然而今天,稍微有点醉了的小山听着这首爵士,却感觉意外的和这个歌手的声音,还有此时此景,还有对面坐着的人十分相配。不行啊不行啊,小山左右甩了甩头,这是他第三次试图让自己恢复清醒冷静一下,前两次分别是咬一咬嘴唇和把冰凉的手伸进领子里。

    可还是越来越醉了呀,尤其是陪着这个音乐。

    「L,is for the way you look at me」

     小山庆一郎曾经看过一篇采访,手越祐也的万言书,四个人都做过的一个东西,他也是把其余三个人写的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看了手越的之后拿出了手机,想发短信跟他说些什么却半天没憋出两行字,这事也就慢慢过去了,大概那两行字的草稿还存在手机里吧。

    「O,is for the only one I see」

    团里和小山最经常一起出去玩的不是手越,似乎两个人也没有上升到「相方」一样的高度,有些烦心事的话想到倾诉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手越,就比如现在吧,两个人这样面对面坐着却没什么好聊的,平时把话都讲完了吗,下次上音番的时候他再跟我说话我一定不会理他,别的团都在mc我们在讲小话都被收录进去了像什么样子的。

    「V,is very, very extraordinary 」

    手越祐也,是个珍宝吧。不光饭这么想,小山偶尔也会有这样的念头,在这种时候就不是以一个门把的身份看他了吧。不管在舞台上的耀眼,还是私下的一些小动作,可爱这个词好像不是30代男人该说出口的词,但不是可爱的话又该怎么形容他呢。

    「E,is even more than anyone that you adore can 」

    「喜欢你啊」

    两个人相坐无言已久,手越都开始用指甲抠酒杯上的商标,突然小山说了这么一句吓得他脱口而出问了句「什么?」

    「啊没什么」小山努力让自己清醒所做的那么多努力一一宣告失败之后,被这句「什么?」问得一下子大脑恢复运转,就像强灌了一阵冷风一样,「我可能有点醉了」 

    没敢正视手越的脸,他现在的表情大概是在坏笑吧。

    「诶…刚才太吵了一下子没听清,还挺想知道你说了啥的。告诉我嘛。」

    小山假装拿出表看了看,「回去吧,明天又不是休息日。」

    「哎…你就是不敢说了吧。」

    「是呀。」小山老老实实的回答。

    

    平安夜,天降安眠,可小山庆一郎还是睡不着。

    思来想去也没法把脑中的这些时不时冒出来的心绪都驱赶出去,也没法像刚刚喝醉时那样浑浑噩噩的睡了算了,看了看时间手越应该也没睡吧,那就发条短信解释一下吧,不用等回复发了就能安心睡了。

    「是圣诞快乐,手越,圣诞快乐」编好了短信发过去,不想等回复却始终把手机攥在手里。

    30秒后,短信提示音响了。

    「那是有多喜欢呢:)」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73 )

© 秋山 | Powered by LOFTER